搜索
智破杜聿明假身份的陈茂辉
2021-10-09 10:31:05 来源:学习时报 作者:万晓庆

陈茂辉(19122015),福建省上杭县旧县乡人。1929年参加革命,参加过土地革命战争、抗日战争、解放战争和抗美援朝战争,为中国革命和建设立下卓越功勋。1955年被授予少将军衔。

不愿做排长争当副排长。1929年夏天,17岁的陈茂辉加入了共产主义青年团,不久就参加了红四军攻打有“铁上杭”之称的上杭县城战斗。战斗结束后,因表现勇敢而被选送入闽西红军学校学习,毕业后被分配到上杭赤卫团。团长和政委考虑到陈茂辉是在农民暴动中成长起来的优秀青年,准备安排他做排长。陈茂辉一听就急了,借口自己个子没有枪高,脱口推却道:“呀,不行,让我做副排长吧。”陈茂辉倒不是怕身先士卒,而是顾虑自己没有文化带不了队伍,也没有指挥打仗的经验。团长和政委看出陈茂辉的顾虑,鼓励他:“不要紧,仗会越打越多越好,个子也会越大越长高的。”团长还要求他好好学文化。就这样,陈茂辉当上了“小鬼排长”。

担任排长后,陈茂辉下大功夫克服的第一个难题就是整队点名。因为不识字,只好靠提前背全排战士的名字再点名。全排32个人的名字,哪能一下子背得那么清楚呢?因此,开头两天很出了一些“洋相”,通信员背后就叫开了“小鬼排长”,有时当面居然也会脱口而出。但是,陈茂辉牢记着团长的勉励,不断加强政治和文化学习。后来,他能识文断字,会写训令作报告,逐渐成长为我军优秀的政治工作领导干部。

机智逃脱国民党牢笼。1934年,中央苏区第五次反“围剿”失利。陈茂辉从广昌撤退途中负重伤。红军长征后,陈茂辉回到闽西老家,坚持艰苦卓绝的南方三年游击战争。抗日战争爆发,闽西南红军游击队在龙岩整编为新四军第2支队。陈茂辉先后担任第2支队留守处主任、军部特务营教导员等职。

19411月,国民党当局不顾民族大义,以重兵包围、袭击奉命北移的新四军军部及其所属皖南部队9000余人,制造了震惊中外的皖南事变。陈茂辉不幸落入敌人魔掌,被押往上饶集中营。

10多年的战斗岁月中,陈茂辉积劳成疾,只要劳累便吐血。在狱中繁重的劳役中,陈茂辉被折磨得吐血次数更多了。他想,不出去迟早要被敌人折磨死。因此,他处处留心时机。1941424日,陈茂辉被监狱医务所的看守医生叫去打扫医务室,他与被关押进来的中共铜陵县委书记张世杰一起搬动家具打扫墙角。当家具被挪开后,两人眼睛一亮,后头正是这所改为监狱的祠堂的一个侧门,一个大胆的越狱计划不约而同在脑子里酿成。

当天深夜,趁着敌兵看守沉沉睡去,陈茂辉、张世杰把睡觉脱下来的破棉衣棉裤塞进被窝,又把鞋子摆在床铺前,做出人还睡在床上的样子。然后蹑手蹑脚摸进医务室,挪开破家具。为了防止抽门栓时发出响动,他们还想出把水慢慢浇到门栓和户枢上的办法。就这样两人逃出监狱,一口气跑到前面的一座小山上,成为较早挣脱牢笼的革命志士。

模范执行党的俘虏政策。孟良崮战役时,陈茂辉担任华东野战军第4纵队第11师政治部副主任。战斗接近尾声时,敌第74师第57旅少将旅长陈嘘云被击伤倒地,一名解放军战士端枪冲到他面前。见到身穿将军制服的陈嘘云,战士想起战斗中牺牲的战友,不由得火冒三丈,哗啦一声,拉起枪栓就要开枪。陈嘘云惊恐万状,大喊救命。恰好这时,陈茂辉快步来到近前。陈嘘云一见,知道是个领导,心头一松又昏厥了过去。陈茂辉果断命令战士不得违反俘虏政策,并指示身后的警卫班班长把陈嘘云背下山。面对这个快死的国民党军官,战士们心里想不通,意见不一。有人提出先把他放在山上再说,歼灭敌人要紧;也有人主张干脆丢在这里,让他“自生自灭”好了。

孟良崮是座石头山,怪石嶙峋,荆棘丛生,根本就没有路,空手徒步都十分困难,何况背负一个受伤的人。加上此时战斗并未完全结束,满山遍野都是枪声和喊杀声,背人下山确有危险。陈茂辉深知战士们的顾虑,耐心地说服战士,要克服一切困难坚决执行俘虏政策。最后安全地把陈嘘云送到山下救治,这一模范行为受到邓子恢的高度称赞。

智破杜聿明假身份。1949110日,淮海战役进行到最后一天。这天,在华东野战军第4纵队第11师卫生所驻地张老庄村,一位老乡在村头发现十几个形迹可疑的人。这伙人带着汤姆枪、卡宾枪和快慢机,却非常怕见人,看到老乡还拿出金戒指,只求不要声张。老乡立刻警惕起来,带上金戒指就到第11师卫生所报告。其中有一个身着普通士兵服装、自称是“军需处长”的高个子。

陈茂辉时任华东野战军第4纵队第11师副政委,带病坚持负责后方勤务的指挥工作,住在离第11师卫生所不到两里路的另一个村庄里。这伙俘虏被押到陈茂辉那里处置。

见到俘虏后,陈茂辉并没有贸然审问,而是冷静地观察起来。首先,根据交代,这里面有自称“中央日报”的记者,这么多随员和记者跟着,绝不会只是个军需处长,至少是个军以上的军官。其次,在回答提问时,“军需处长”前言不搭后语。针对他自称的“十三兵团军需处长”的身份,陈茂辉要求他写出兵团各处处长的名字,一下子就把他难倒了。再次,这个俘虏虽然把手和脸涂黑了,但一伸手掏东西就露出雪白的臂膀。加上他戴的是高级的游泳表,衣服里掏出来的不是美国香烟,就是牛肉干,还有派克笔,全是高级货,绝非一般军官所能享用,这些都让陈茂辉断定这个“军需处长”是个假身份。

但是,在陈茂辉面前,“军需处长”要么低头不语,要么装聋作哑,就是不坦白身份。午饭后他要求休息一下,陈茂辉答应下来,让人带他到庄头一所单独的小磨坊休息。不料黄昏时分,他却趁哨兵短暂离开的片刻,用碎砖头砸破自己的额头,弄得满脸是血,躺在地上装死。

陈茂辉立刻意识到情况紧急,他一面叫人把“军需处长”送卫生所包扎,一面迅速严审那个自称是“中央日报”记者的俘虏。在强大的攻势下,这人全都做了交代:自己并非记者,而是杜聿明的随从副官,而自戕的正是蒋介石的得意门生杜聿明。审问清楚后,陈茂辉从敌军工作部拿来杜聿明的相片,当晚就赶到卫生所去看那位“军需处长”。面对这一切,杜聿明懊恼不已,无可奈何,最后乖乖成了俘虏。


版权所有:中共福建省委党史研究和地方志编纂办公室 各设区市、平潭综合实验区党史方志部门
技术支持:东南网
福建省党史方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