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您的位置: 首页 > 学术研究 > 编研论述
“第二小提琴手”的伟大
2020-11-30 10:12:41 来源:学习时报 作者:童萍

恩格斯作为马克思主义的重要创始人,曾多次以第二小提琴手来谦虚定位他在马克思主义形成和发展过程中的作用。然而恩格斯这一自我定位引发了国内外对于他思想贡献和历史地位的不同认识甚至误解。在恩格斯诞辰200周年之际,重温恩格斯的理论贡献,还原恩格斯的思想肖像,对于坚持和发展马克思主义具有重要意义。

恩格斯和马克思共同创立了马克思主义

马克思主义是由马克思、恩格斯两人共同创立的,尽管马克思、恩格斯的家庭出身和个人经历不同,但出于共同的价值追求和政治信仰,以及对人如何摆脱抽象统治这一历史之问的关注,两人进行了长达40年的共同合作,以为无产阶级解放锻造理论武器为目标,对人类历史规律特别是资本主义发展规律进行了深入的研究,创立了马克思主义理论。

在马克思主义创立的过程中,恩格斯通过和马克思一起合作撰写了《神圣家族》《德意志意识形态》《共产党宣言》这些重要著作,创立了马克思主义。1846年,恩格斯和马克思共同完成了标志着唯物史观创立的《德意志意识形态》。1848年,恩格斯和马克思共同合著了《共产党宣言》。《宣言》是科学社会主义的第一个纲领性文件,标志着马克思主义新世界观的公开问世。值得一提的是,恩格斯虽然没有直接参与《资本论》的写作,但是却为《资本论》倾注了大量的心血。《资本论》是马克思思想发展的高峰,在《资本论》的写作过程中,恩格斯除了给予马克思大量的物质和精神上的支持之外,还经常就某些现实经济问题为马克思提供解答。在1867年《资本论》第一卷德文版出版前,马克思在通信中表达了对恩格斯的感谢:没有你,我永远不能完成这部著作。坦白地向你说,我的良心经常像被梦魇压着一样感到沉重,因为你主要是为了我才把你的卓越才能浪费在经商上面,使之荒废,而且还要分担我的一切琐碎的苦恼。马克思逝世之后,恩格斯又继续承担起《资本论》第二卷和第三卷的编辑出版工作,而且这项工作成为恩格斯晚年的重要工作。可以说,恩格斯以实际工作把自己的名字和《资本论》紧紧联系在一起,没有恩格斯,马克思不可能完成《资本论》这一鸿篇巨著。

恩格斯对马克思主义的独创性贡献

除了和马克思一起创立马克思主义的新世界观之外,恩格斯还以其独到的视角为马克思主义的形成和发展作出了卓越的理论贡献。

在马克思主义史上首次开启了对资本主义的政治经济学批判。马克思1843年底开始研究经济学,而此时的恩格斯已经完成了《国民经济学批判大纲》的写作,这一批判经济学范畴的天才大纲成为促使马克思从思辨哲学转向经济学研究的重要动因。《大纲》中的重要观点构成了马克思政治经济学批判的理论基石,无论是《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的异化劳动批判还是《资本论》的资本逻辑批判,无不是围绕着对资产阶级市民社会的制度基础而展开,其中恩格斯的启发功不可没。

创立了自然辩证法。恩格斯对自然科学一直保持着浓厚的兴趣,受这一兴趣的驱使,恩格斯晚年在全面研究自然科学最新成果的基础上撰写了《自然辩证法》手稿。《自然辩证法》手稿考察了哲学和自然科学的关系,阐述了马克思主义的自然观,论述了唯物辩证法的基本规律和范畴,创立了自然辩证法,丰富了马克思主义辩证法的理论内涵,拓展了马克思主义辩证法的理论向度。

运用唯物史观首次论述了家庭、私有制和国家的起源。在1884年出版的《家庭、私有制和国家的起源》一书中,恩格斯以摩尔根《古代社会》所提供的大量历史材料为基础,充分吸收了马克思《路易斯··摩尔根〈古代社会〉一书摘要》中的思想,系统论述了原始社会产生、发展、灭亡的过程和规律,指出了家庭、私有制和国家是随着分工和商品经济的发展从原始社会产生出来的,也必将随着生产力和社会的高度发展而消亡,填补了马克思主义关于原始社会史的空白。

推动了马克思主义的体系化。马克思逝世后,为了使马克思主义真正成为指导共产主义运动的思想武器,同时积极回应各种理论思潮对马克思主义的歪曲和攻击,捍卫马克思主义的科学性,恩格斯积极推动了马克思主义的体系化。在《路德维希·费尔巴哈和德国古典哲学的终结》中,恩格斯分析了马克思主义哲学与德国古典哲学特别是与黑格尔哲学和费尔巴哈哲学的关系,阐述了马克思主义哲学的基本原理,论述了马克思主义哲学产生的伟大意义。在《反杜林论》这一马克思主义的百科全书中,恩格斯系统阐述了马克思主义哲学、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和科学社会主义的基本原理,并深刻分析了这三个组成部分的内在联系。恩格斯对马克思主义的体系化建构,奠定了马克思主义的思想基础和理论框架,为马克思主义的传播和发展奠定了理论前提。

恩格斯树立了科学对待马克思主义的样板

在《德意志意识形态》中,马克思、恩格斯曾经指出,唯物史观绝不提供可以适用于各个历史时代的药方或公式。恩格斯一以贯之地坚持这一态度,面对19世纪末德国一些学风浮躁的青年学生把马克思一些对他们有用的话当做标签到处贴,以此来炫耀自己的行为,恩格斯批评道:关于这种马克思主义者,马克思曾经说过我只知道我自己不是马克思主义者恩格斯反复强调:马克思的整个世界观不是教义,而是方法。

把马克思主义看成方法就意味着必须结合时代条件不断完善和发展马克思主义。在这方面,晚年恩格斯为我们树立了典范,他以序言”“导言书信的形式,进一步论述了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并根据新的时代条件对相关原理和观点进行了补充和完善,其中有两个方面特别值得一提。

一是在晚年通信中进一步完善了唯物史观。马克思逝世后,唯物史观被一些资产阶级理论家歪曲为只承认经济因素为唯一决定因素的经济决定论,恩格斯认为这是由于他和马克思为了驳斥唯心史观,侧重于强调经济因素的决定性作用,对上层建筑的各种因素强调不够所导致。他指出,根据唯物史观,历史过程中的决定性因素归根到底是现实生活的生产和再生产,但是这不否认上层建筑各因素的作用,政治、法、哲学、宗教、文学、艺术等等的发展是以经济发展为基础。但是,它们又都互相作用并对经济基础发生作用。恩格斯的这些论述在有力驳斥唯经济决定论的同时,更为全面系统地阐释了唯物史观的基本原理。

二是提出了无产阶级革命斗争策略的辩证法。晚年恩格斯已经敏锐发现资本主义的新变化,于是他修正了以往对斗争策略的认识。恩格斯认为,革命策略的选择要根据具体的历史条件来决定。恩格斯对原则坚定性和策略灵活性相结合的斗争辩证法的阐发,大大推进了马克思主义关于无产阶级革命的理论。


版权所有:中共福建省委党史研究和地方志编纂办公室 各设区市、平潭综合实验区党史方志部门
技术支持:东南网
福建省党史方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