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您的位置: 首页 > 学术研究 > 编研论述
千年风华一院藏 ——福州“省府路一号”的前世今生
2020-05-18 16:53:59 来源:福建党史月刊 作者:陈芬

福州是我国东南沿海的一座古城,历史上曾五度建都,几经沿革,现为福建省省会所在地。福州城中心城区鼓楼,历史上就是官府衙门集中的区域。鼓楼区名闻遐迩的三坊七巷以北、千年古刹开元寺以西、西湖以东、省政府屏山大院所在地屏山之南,有一条省府路,位于省府路上的一号大院,也叫“省工交大院”,拥有1000多年的府衙历史,留下军政指挥中心的印迹。

 

红色福建的“夜与昼”

 

1949817日,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三野战军第10兵团进军福建,直抵福州占领省府路,福州城获得解放。24日,新中国的福建省人民政府成立,张鼎丞出任福建省开省主席,接管了“省府路一号”的国民党原省政府公共机关、产业和地盘,发出了“建设新福建”的号召。随着全省的解放和政权建设的发展,福建省人民政府机关的重要职能部门在此相继设立。直至1969年省委省政府迁至屏山大院之前,这里一直是福建省人民政府的最高府邸。

作为见证过福州府衙千年历史枯荣的地方,“省府路一号”名不虚传。

据史志记载,这里在古代就曾是衙门、官署的青睐之地。早在宋代便是福建提刑司署址;到了元朝,成为肃政廉访司衙门;明朝时,作为提刑按察司公署;到了清顺治十八年(1661),闽浙总督驻扎福州,这里成了总督府,简称“督署”,是清代管辖福建全省及浙江一带的最高行政机构。现存乾隆《福州府志》清晰地记载了总督部院署的沿革及建筑布局情况:在宣政街西,原按察司署,宋为提刑司署。《三山志》中写道:“明道初,提刑刘立之建。乾道间,增置武提刑。淳熙中,叶南仲始分公宇为东西厅。”正德《福州府志》记载:“元为肃政廉访司署,以东厅视事,以西厅为南台,监察分治行司。明洪武二年,改为福建提刑按察使司。十七年,佥事谢肃建福宁道署于仪门东,以旧分治行司为察院,巡按御史居之。正统五年,移福宁道署于钱局,移察院署于东街。前此大门东折。天顺三年,按察使胡新更大门于仪门之南,以旧大门前地易民居,辟东为衢。成化元年,按察使马文昇复鬻民居,辟西为衢。弘治以后,按察使李贡、夏景和、陈珂、刘逊相继营葺,拓其隘陋,更为闳敞,而门始南向。”《福建通志》中云:“国朝顺治十八年,总督李率泰移驻於此。原署在东街,今为镇闽将军府。康熙二十年,总督姚启圣市民居,拓南数十步,建牙置辕门。” 对于“省府路一号”的历史,不光史志有记载,更有上世纪20年代在大院内出土的乾隆皇帝南巡“劝农碑”实物力证(现存省博物馆)。

清宣统三年(1911),辛亥革命爆发。 119日,福建革命党人在福州举义起事,结束了清朝在福州的统治。1113日,福建同盟会在此举行军政府成立典礼,授予参加起义的清新军第十镇统制孙道仁以“中华军政府闽都督”之印,总理全省军事和政务。1913年,孙中山领导的“二次革命”失败之后,军阀李厚基受袁世凯指派,率兵进入福建接管了闽军,此处被李厚基辟为“福建督军衙门”。

现在看来,与福州其他大道相比,省府路算是一条小路,可据林觉民故居首任馆长李厚威之父、辛亥革命及抗日志士李昇浩生前回忆:清季,福州全城最宽的道路,就是闽浙总督署大门前的这条省府路了。而当时贯穿老城区南北的南街(八一七北路的前身)实在是太窄了。街道对面的商店店员,可以隔着南街与这一边的同行当面交谈。每逢总督的八抬大轿经过,他们只好暂时收起招牌,以免碰撞。1914年中华民国司法总长许世英出任福建民政长,建议扩建马路,省府路被定位为福州第二条主干道。1920年总督府作为省长公署,1922年海军总长萨镇冰出任福建省省长,1924年对大院门前的马路进行扩建,并拓宽两旁道路,这条“总督后街”终于在1927年正式改称为“省府路”。垂直于省府路上的一条支路叫肃威路。据熟知福州民俗历史的齐上志介绍,肃威路原是省府路上的一条小巷,名叫马房巷,又叫便民巷。这条巷子也是十分狭窄,巷子的东侧紧邻总督府,中间隔着的便是总督府的马厩。每到市集开始时,马房巷就水泄不通。萨镇冰执政福建期间,扩建省府西墙边的裴仙宫,同时修建宫前马路,下令将马厩与署内西箭道合并,拓宽了马房巷,改成了一条中间有花岛的新型马路。为了纪念萨镇冰的功绩,市民便将这条长120米宽3米的巷子,用萨镇冰作福建省长时的封号“肃威”命名,肃威路由此而来。此后,国民党福建省政府机关一直以此地为办公大院,直至抗战爆发。战乱期间,国民党福建省政府迁驻内地山城永安达7年半之久。

新中国成立后的福建省第一届人民政府更是将此视为机关重地。1952年将大院的正堂改造为礼堂,装修当时算是奢华,1953年在原木结构大厅旧址上改造完毕,外形罗马式,单层砖木结构,建筑面积达2809平方米。礼堂门口有半月形车道通过。堂内门窗、楼梯、扶手等均为楠木制作,设座位1200个,为当时全省第一流礼堂。以大礼堂为中轴线的两旁建筑,西侧是省政府办公厅、省保安处、财政厅;东侧为建设厅、教育厅,礼堂后为民政厅,都曾是战略决策部署、指挥各路建设的重要场所。

 

1969年省政府机关迁至屏山大院办公后,仍有部分厅局留驻下来。当年驻有原交通厅、轻工厅、化工厅、机械厅、水电厅、冶金厅和煤炭局、电力局、供电局等,还有各厅局属下的单位,近70个部门,在此上班的总人数达2000多人,形成以礼堂为中心的井然有序的办公、生活、文化区和与之相配套的服务网络系统,是屏山大院的补充。据当年参与大院整改和管理的福建省政府机关事务管理局原局长酒玉琳回忆,大院占地面积3.5万平方米,与屏山大院相比显得地少人杂房屋拥挤。后来此地交由省工交系统使用,故又称为“工交大院”。在省工交系统管理之下,许多旧建筑被拆改和扩建,如今这里尚有好几个机关事业和国企单位在此办公。

尤其值得一书的是,大院内建筑面积近3000平方米的27号楼,曾经驻有省煤炭总公司、煤炭供销公司、石油化学工业厅、煤炭集体企业咨询服务公司等公司。2009年省煤炭工业集团与与省建材公司整合组建成了后来的福建省能源集团有限责任公司。20184月能源集团迁出,中共福建省委党史研究室由屏山大院迁此,201812月机构改革后合并成立的中共福建省委党史研究和地方志编纂办公室正式在此挂牌办公。

 

闽都府衙的“中与和”

 

前临省府路,背靠鼓西路,东八一七北路,西肃威路,处历史街区之中的“省府路一号”,将中国传统的“中和”理念体现得淋漓尽致。“中和”这一哲学、美学范畴的文化内涵在这里,是居中、中心、中正,与和合、和谐、和融等体现恒久性、整体性却也是动态性的均衡理念的和谐统一。

“省府路一号”以其中规中矩的方正样貌,居于福州中心位置——福州南北走向的中轴线之中段。背靠屏山麓下福州开城之作“冶城”,下衔先后走出过如林则徐、陈宝琛、严复、林觉民、冰心等名人,号称“半部中国近代史”的三坊七巷,串起福州城的整个脉络,于山、乌山峙作东西双阙,无不显示着坐拥“三山鼎峙”的枢纽格局,透着政治中心经纬四级的信仰光影。传统中国城市的布局历来以君王、官僚为中心,从国都到首府,无论城市大小,一般都是方形,中央必定是皇宫或一地最高行政机构所在地,依次建造不同品位、规模的府第、神宇、学府等。福州是八闽首府、地方行政中心,衙门设在城内中央部位自是理所当然。衙门前有一条大街,成为繁华的商业街,也是标配。鼓楼乃闽都中枢,而“省府路一号”当然就是中枢中的中枢。

院子里的建筑也以其中正的审美观,体现中国传统文化之阴阳有序、端庄和谐、天人合一。

“从鼓西路到西米街,都是省府路一号的地盘。省府路一号大院建有方形门柱,以大礼堂为中轴线,院落坐北朝南,大门左右雄踞着两尊威武的石狮,石狮旁,各高耸着一株古榕树,枝繁叶茂,荫蔽十丈。”福州人文历史古建筑设计师王勇坚介绍当年的盛况。其四至范围,北起今鼓楼遗址公园迤南,南至清代的狮子楼旧址(狮子楼在明代称为还珠门,即今之东街口),西至肃威路,东临宣政街(明、清时期的称谓,即今八一七北路北段)。经历朝相继营葺,奠定了现在一号门牌内的大致范围。

 

这里,府衙、神宇、商铺和民居淆杂。庙堂与江湖共用,府衙与市井并存。

作为衙门,这里曾经云集过众多的军政人物和文化大咖,无不体现出将入相的权贵之尊。据介绍,清同治、光绪年间,近代洋务派代表人物左宗棠曾两次担任闽浙总督,都曾在此发力,推动了中国历史上久负盛名的洋务运动。因为左宗棠,福建创建了清朝第一家制造兵船、炮舰的新式造船企业——马尾船政局,福州装备起中国第一支海军舰队,走出了中国第一代海军名将沈葆桢、刘步蟾、萨镇冰等。民国国民党时期,国民政府主席林森,先后担任过海军总长、代理国务总理、后来回家乡出任省长的萨镇冰,曾任台湾地区领导人的严家淦,以及一代文豪郁达夫,都在此工作生活过。1936-1938年,郁达夫出任福建省政府参议、公报室主任,积极投身福建抗日救亡运动。当年在此工作过的还有国民党福建省政府主席杨树庄、陈乃元、方声涛、蒋光鼎、陈仪、刘建绪和李良荣、朱绍良等,他们在中国的近代历史上或多或少都扮演了一些重要角色。

据曾经住在这一带的老福州人回忆,那时的省府路一号,有站得笔直全副武装的哨兵、气派威严的政府大门,在平民百姓眼里,这个戒备森严的大院蒙着一层神秘的面纱,显得遥不可及。

新中国成立后,百废待兴的福建政局,治理全局的政令都从这里发出。在这里办公过的有张鼎丞(1949.8-1954.10 省政府主席)、方毅(199.8-1952.2 省人民政府副主席)、叶飞(1954.11-1955.2 代理省政府主席,1955.2-1959.2 省长)、江一真(1959.2-1959.10 省长,1962.6-1962.9 省长)、伍洪祥(1960.5-1962.6 代理省长)、魏金水(1962.12-1968.8 省长)、韩先楚(1968.8-1973.12 省革委会主任)等。由此,福建省政府行政机构进入一个新时代,奠定“为人民服务”、造福一方的格局基础。

这里四周曾经文艺商铺鳞次栉比,尤其是当年的南后街总督后(今省府路)一带,为书籍、古玩、字画印章、裱褙、脱胎漆器集中的街区。别看过去这里只是窄窄的一条小路,却是福州著名的古玩寿山石一条街,总督府里的达官贵人、文人学士都喜欢在这里购买寿山石。据说当年已在南京就职国民政府主席的林森,一次回乡到这里的一家百年老店,买走一块“艾叶绿”的寿山石,使这里原本文化气息浓厚的商铺更增高雅清誉。

这里更有人与自然的和谐相处。福州称之为榕城,皆因早年遍植榕树,榕荫满城,暑不张盖。“省府路一号”大院邻近市区最繁华的东街口,却也是福州古榕最集中的地方之一,院子里树龄百年以上的古榕不下5棵。其中裴仙宫后院的这棵榕树,高约23米,围径达14.8米,11人牵手方能合抱,据考证,已有1200多岁了。据传抗日战争时,日军投下的一枚炸弹被这棵古榕茂密的树枝拦截未炸,周边居民安然无恙,因此这棵老榕被赋予了神性。1997年,福建省政协原主席伍洪祥再回此地,见裴仙宫里百姓对该树或焚香叩拜或驻足瞻仰,遂为题名“榕城第一古榕树”,市民称它为福州的“镇城之宝”。如今,这棵城里的老榕树依然生机勃勃地耸立在庙宇和府苑之间,如一位矍铄老人,端详着大院里高高低低的楼和楼里楼外的人们。

随着社会的发展,城市的变迁,乾坤更替,大院也从机关重地的保守走向百姓休闲广场的开放。20104月,福州曾有中学生写信给政府有关部门,信里写着:“今天看到省府路口准备要拆迁建公园,但是看到原省政府大门的门柱上赫然写着好大一个‘拆’字。这对门柱有着深厚的历史与文化的沉淀,历经了近百年的历史,我想留下这对门柱,不影响公园的修建,反而能衬托公园的历史底蕴。可以在旁边立一个解说牌来讲解这段历史。请主事者三思!”随着大院原有大门和石狮的消失、格局的打破和分割,如今这个院子早已联通四维,半城机关半城烟火,倒也士农工商众生平等、安居乐业。大礼堂变为大剧院,福州平民百姓的文化生活大戏在此渐次上演。省府路周围更是相继建起了高楼大厦,有福建供销大厦、新华夏大厦、省府新村、达明里新村等。周边数不清的各色店铺轮番冒出,大院也成了东百商圈的停车场之一,最终走向平民娱乐和消费的广阔天地。

 

世界遗产的“光与影”

 

今年,福州将承办第44届世界遗产大会,这是全体福州人民的荣幸,也是对福州在文化遗产保护传承方面工作的检验与鞭策。

建筑,是文脉传承的重要载体,是城市文化遗产的重要组成部分。“保护好古建筑、保护好文物就是保存历史、保存城市的文脉,保存历史文化名城无形的优良传统”,习近平总书记如是说。他在给《福州古厝》作的序中还强调:发展经济是领导者的重要责任,保护好古建筑,保护好传统街区,保护好文物,保护好名城,同样也是领导者的重要责任。重读这篇序言,回顾他在文化遗产保护利用方面有过的重要论述,我们对自己的立身之所有了加强保护的责任意识和政治自觉。福地等福人,我们史志办有幸入驻了“省府路一号”这一方天地,算是适得其所,真真体现盛世修史绝妙安排的同时,也深感有责任挖掘此处的人文意蕴和时代价值,以史为鉴,用历史智慧推进福州城市的文化保护。

针对一些地方名城和古建筑保护出现的问题,习近平总书记早就提出“古建筑的保护、传统街区的保护、任何文物保护单位、文物保护点的保护,都需有专门业务知识和掌握国家文物法规政策才能保护好。”“省府路一号”大院从建筑和传统街区的角度加以依法管理保护的环境日趋完善。

整个大院流转千年,生生不息,所剩不多的旧楼展示了一方天地的发展变迁,在传承办公建筑文物价值的同时,也唤醒了人们的文化自觉。从价值评估角度衡量,这里具有一定的历史价值:是宋代以来官署所在地,清代闽浙总督府,民国时期至1969年福建省政府所在地;艺术审美价值也不小:近现代建筑风貌保存完好,现存最完整的主体建筑莫过于重修于1952年的大礼堂,即现在的榕城大剧院,虽说现在大院成了东街口附近的停车场,但礼堂前两侧古木成荫,格局仍在,建筑与古树形成完整的院落空间,环境优美;从城市建设和管理的角度出发,无论是历史价值还是建筑的文物价值,都保存着一方文脉和一段史迹,有作为研究福州近现代城市发展的历史载体的科学价值。因为它们的存在,即便前尘往事已如烟缕,风物记忆却宛在堂前。车水马龙、钢筋水泥间繁华的商贸业态也掩盖不住历史的风华,让我们今日得以能够穿越场景再话当年。

 

不管福州城市空间结构如何变化,鼓楼始终不变的是政治和文化之区。大院的空间保护和尚存的一些厅堂楼馆功能的活化利用,是一个值得探讨的问题。过去既是府衙所在地,周边还是地方综合性博物馆建筑的雏形。该地以北过鼓一小至省发改委一带,1958年之前就曾设有福建省博物馆(1933年创立时叫省立科学馆,当年国民党省府委员兼教育厅长郑贞文任馆长;1949年新中国成立后叫福建省人民科学馆,19534月改名福建省博物馆,见2002年《福建省志・文物志》),原本也是集科普宣传、文物保护、文物考古、历史、自然标本、艺术研究于一身的风雅教化之地。大院内的政府机关院落更不必细说了。福地福人居,“省府路一号”大院,不仅是省会福州千年府衙演化和浓缩百年近代历史风云的天然博物馆和展览馆,更是与老百姓最贴近的见证生活沧桑巨变的故居杂院。作为文化街区,早已与周围的坊巷文化、东百商圈和新兴的达明美食街,共同融入福州的城市旅游资源,贯通过去和现在,撑起文化遗产保护和经济社会协调发展两不误的根与魂。

“治天下者以史为鉴,治郡国者以志为鉴”。让文物说话,用史实说话,回顾“省府路一号”大院的前世今生,是讲述,也是辨认,更是呼吁,梳理已留痕不多的历史文脉,或许能为更好的保护利用提供一些可资仰赖的依据。我辈有缘在“省府路一号”办公,在敬惜现有家园、清点曾经拥有的文化遗产、讲好这里的人文故事和文化特质的同时,以“世遗大会”为契机,推动大院的文物保护,让这里成为未来更加值得珍藏的旧址记忆,这也可以说是史志工作交给我们的一项重要课题。

“你的过去我们来不及参与,但愿你的未来都有我们的存在”,谨以此文献给我们的立足之处。

而这,也是我迎接第44届世界遗产大会的最虔诚姿态。

版权所有:中共福建省委党史研究和地方志编纂办公室 各设区市、平潭综合实验区党史方志部门
技术支持:东南网
福建省党史方志